竹木郎马

aph/楚留香

无聊产物 真的很无聊……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做过 嘛不过我已经做出来了。
*强行联五
*强行占tag
[你见过这么强硬打tag的人吗 是我我是]

我天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应该吧……
*其中是否有点啥历史上的故事  还请大佬科普
*如果没有 这口糖吃了
*以及 眉毛日快乐!
[臭不要脸占tag 致歉]

【APH/王耀】新年快乐

因为本人拖延症晚期 依然是刚刚肝出来的,赶在零点发出 大家新年快乐!
ooc依然会有 还是算我的
爽文 极东非腐向 轻微味音痴
一切ok的话 欢迎阅读 以及给我建议qwq

        大年三十的早晨依然是寒风凛冽,吹得人只能蜷缩成一团。当然,这一天全国人民都团圆着,自然也是不会有人这么冷的天抛开家人在外面吹风瞎跑。
       “今年还是这么冷呢阿鲁。”王耀脸贴着窗户,随着他嘴张开的同时一股白雾也出现在玻璃上,他伸出手指在窗上熟练的写着什么,一看,正是一个“福”。“对啊对啊,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小香他们会不会回来。啊呀不回来也好,这样省的我忙前忙后阿鲁。”Gitty在王耀身后喋喋不休。王耀有点恼怒的回过头:“哎呀!你可别瞎说阿鲁!除夕这么重要的节日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回来阿鲁!”Gitty愣了一下,连忙笑着说:“不至于这么生气吧,我…只是开个玩笑阿鲁。”接着又小声说了一句:“谁让你叫我连个故乡都没的回阿鲁。”王耀瞪了他一眼:“你嘟囔什么呢阿鲁。”“没,没有。呵呵。”Gitty干笑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在他们回来前准备点什么?”王耀果然被吸引去了注意力:“哎呀!你不早点说,我要赶紧去做饭了阿鲁。”看着王耀火急火燎向厨房跑去的背影,Gitty心情复杂地看着手机上湾娘的一则消息:麻烦Gitty先生转告一下老师,今年我就不回去了。“唉。”Gitty叹了一口气,这帮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夜色笼罩的泰晤士河旁,一位沙金色头发的男子握着手机祖母绿的眼眸闪着兴奋的亮光,语气里带着点小得意地说:“喂王耀,今天是不是你们国家的除夕来着,我可是记的很清楚的呢。”刚煲上汤的王耀接到了电话后笑了笑说:“是啊,亚瑟你记性可真好阿鲁。”说完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电话那头的亚瑟浑然不觉,听完王耀这句话后得意到鼻子都要翘起来了:“哼,大英帝国可是无所不能的!”王耀无奈地说:“英/国,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展现你记忆力有多好吗?”亚瑟这才想起来正事,说:“当然不止这点小事了。我想问问你要不要我跨过亚欧大陆去陪你过除夕。当然!只是我正好今天很无聊,你也知道的我们西方国家可都没有除夕这个传统节日。所以,只是我想免得你老人家除夕一个人守岁而已!”“啊,这就不用了阿鲁。”王耀笑了笑,这个曾经的同盟朋友可真是傲娇得不行,“小香他们今天都会回来的,我不会是一个人的放心吧阿鲁。”“小香他们…会回去?”亚瑟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是啊,早在1997年小香就不是他的弟弟了。他也不再是昔日那个日不落帝国了。王耀察觉到了亚瑟的情绪,还没等他说出口,亚瑟哑着嗓子,别扭地说:“王耀,那年,对不起了。”王耀怔住了,沉默了一下才说:“没事,都过去了。”
       挂掉了亚瑟的电话后,王耀看着灶上咕嘟咕嘟滚着的汤,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总感觉会有些事情发生。随即他又甩了甩头,自嘲道:“瞎想些什么呢阿鲁,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不能想这些不吉利的。”还没等他自我缓解,手机又响起来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阿尔弗雷德”便翻了个白眼,嘟哝着:“这夫妻俩是约好了来轰炸我的吗。”刚接起电话对面便开始咋咋呼呼:“喂!王耀!听说对面那边已经是你们家的除夕了,hero特意打电话来给你送祝福的!”王耀无奈地扶额:“是啊是啊。话说你跟亚瑟是约好了来祝贺的吗?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还钱阿鲁!”“这个……嘿你也知道的,我们家这位首领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啊。”还没等王耀回话,那边又开始吵了起来:“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亚瑟他也打电话给你了?!”“你反射弧什么时候变这么长了啊。”王耀有些无奈。“什么嘛!亚瑟竟然比我还快,伦敦那边可是凌晨欸,他也真是不困。”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满,“他这么晚了还不睡怎么行!hero可要去催他睡觉才行。”王耀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脸“这货打电话来真的是给我祝贺的吗卧槽我怎么感觉我又被小年轻强行塞了一嘴狗粮”。阿尔弗雷德也不等王耀的回话,匆匆说了句:“先这样了啊,hero祝你除夕快乐!”“喂等等,还钱的事还没说清楚呢阿鲁!”听着手机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王耀险些气得要摔了手机。
        接下来的一天内,王耀接到了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送来的祝福,也是难为那些个自家处于凌晨还要送祝福的人了。弗朗西斯还是一如既往地R80:“呐呐可爱的王耀,你的除夕夜要不要欧尼桑暖床呢。”王耀一脸眉毛的拒绝了:“不。”“哎呀呀,你这是在不相信欧尼桑的技术吗。”“……”弗朗西斯见王耀沉默了,赶紧试图挽回:“王耀,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经逗,欧尼桑只是在开玩笑啦。除夕快乐哦耀~”“听出来了……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了阿鲁。”
       夜幕降临,小香和濠镜都赶了回来,王耀看着弟弟们又露出了“弟控の微笑”。但是左等右等,迟迟等不到湾娘,王耀站在门口伸长脖子望着胡同口,有些焦急。Gitty略带犹豫地上前拍了拍王耀的肩,说:“王耀,那什么……湾娘今早就发消息给我了,她……今年不回来了阿鲁。”王耀愣住了,Gitty看着王耀的脸,心里有些不忍,赶紧解释:“我今天早上看你挺高兴的,就没忍心……”“好了Gitty。”没等Gitty解释完,王耀便出声打断了他:“没事的,你不用解释了。”王耀扯了个僵硬的笑。气氛正有些低沉,王耀强打起精神说:“哎呀!既然这样我们就开饭吧,我准备了一天呢阿鲁。”说着就跑进了厨房端菜。濠镜看着王耀有些跌跌撞撞地背影,不放心地问Gitty:“Gitty先生,刚才你和老师说了什么?”“啊,没什么。”Gitty回过神来,“只是湾娘今年又不回来过年而已。”小香在一旁听见了,忍不住出声道:“湾娘为什么又不回来啊?她不知道老师有多期待吗。”“行了小香,先高高兴兴吃顿年夜饭吧。”濠镜打断了他。小香有些生气地看着他,他只能装作看不见。
    小香和濠镜陪着王耀吃完了年夜饭,一起看着自家的春晚,象征性地跟着小品笑两声,刷刷微博上新鲜出炉的春晚段子。快要到十二点了,王耀笑着从身后掏出两个厚厚的红包,递给小香和濠镜:“来来来,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快长快大阿鲁。”“老师,我们已经很大了。”小香有些无奈的说。“没事,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小屁孩阿鲁。”
       春晚里的几个主持人开始充满激情地倒计时,远处也传来了烟花的声音,王耀说:“来!一起出去放烟火吧!”零点的钟声响起,看着天边绚丽的烟火,王耀心生感慨:一年又过去了阿鲁。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小菊打来的:“新年快乐,nini。”王耀笑了:“新年快乐,小菊。”“耀君。”“嗯?”“三十的晚上鞭炮再响也没有我想你那么想。”

新年快乐,各位。写到后面已经准备零点了所以结尾异常的仓促,刚刚又补了一两句。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忘了写伊万!我……实在是太急了所以……轴三也没出现。这件事告诉我们千万别给自己挖坑然后还是拖延症晚期。

【米英】《情人节》

学艺不精 没有华丽的词藻和细腻的描写 写的时候没有想太多
第一次尝试写同人 ooc会有 算我的
看名字就知道我是个取名废orz
拖延症晚期 刚刚肝出来的
如果都没问题 欢迎阅读 以及给我建议qwq

       又到了这个虐狗的日子。
       亚瑟在每日一成不变的繁忙公务中抬起了头,看到日历上被人用红笔圈起的“14”,他愣了愣,那大大的圈在无形中已经透露出是出自哪位之手。亚瑟摇摇头,无奈地说:“幼稚。”可他自己也没从他略带宠溺的语气中看出了一点点小期待。亚瑟转念一想,他们都是国家意识体,哪来的时间谈恋爱?桌上高高堆起的公文和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无时无刻不在牵扯着他们,就算他们国力强盛,但也会有累的时候,一座座大山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亚瑟有时也会异想天开,自己要是王耀家古老传说中的愚公就好了,哪怕是自欺欺人一点一点的挖掘,只要有时间能够与阿尔弗雷德多相处就足够了。
         亚瑟回过神,自嘲地摇了摇头,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了,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嘿,亚瑟!别埋头苦干了,跟hero一起出去玩吧!”亚瑟翻了个白眼,想也不想就回绝:“BAKA!我才不要跟你出去撒野。再说了,你怎么这么闲,你们家这么多事情不用处理吗?你那个上司能允许你抛下公务满世界乱窜?”“嘿!嘿!嘿!亚瑟,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阿尔弗雷德一脸不可置信。“什…什么日子?谁会关注今天是什么日子啊BAKA!”亚瑟不自在地别过头,不想让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突然发红的脸颊。“亚瑟,你可真是个老古董啊。你连情人节都不知道吗?hero明明在你办公桌的日历上圈起来了!”“喂!你说谁是老古董呢!”亚瑟恼羞成怒地扭头,看着眼前这个超级大国。阿尔弗雷德眯起眼,忍不住笑了:“亚蒂你可真是不诚实呢,你明明都脸红了。”“谁…谁脸红了!”亚瑟赶紧又把头转向一边。阿尔弗雷德可不给他机会,伸手捏起亚瑟的下巴:“嗯?那我再仔细看看。”两人的距离徒然拉近吓了亚瑟一跳,看着阿尔弗雷德有些愈来愈近的趋势,他慌张地开始挣扎:“喂!别突然间靠的这么近啊BAKA!”阿尔弗雷德坏笑了一下:“亚蒂,你又不诚实了。我看你明明很期待呢。”“谁…谁期待了!”亚瑟别扭地说。“哦?我觉得,你应该在期待这个。”说完阿尔弗雷德便吻上了那口不对心的嘴。亚瑟吓得瞪大了双眼,拍打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唔……这可是……唔……可是在办……办公室啊……”阿尔弗雷德按住了亚瑟不安分的两只手,温柔地不给他抗拒。“亚蒂。”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看着亚瑟的双眼,右手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亚瑟略带着水光的嘴唇:“这个时候,只能想着我。”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湛蓝似海洋的双眸,莫名陷了进去,这可是,他的爱人啊。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安静了下来,又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直到亚瑟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才放开。“呐,亚蒂,现在要不要跟我过节呢?”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瞬,点了点头。
         走在伦敦的街头,处处都是卖着玫瑰花的人。路过的情侣手挽着手,捧着玫瑰的女孩脸上洋溢着被爱的幸福。亚瑟看着女孩,不由得心生羡慕。阿尔弗雷德顺着亚瑟的目光看了过去,心中了然,凑到亚瑟耳边悄声说:“亚瑟,你想要吗?”被戳中心事的亚瑟吓得一激灵,生硬地拒绝:“谁会想要啊,这种幼稚又无聊的东西。”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脸上的强装镇定,感到有些好笑,嘴上却应着:“好好好,你可真是个老古董。”眼看着亚瑟又要炸毛,阿尔弗雷德连忙举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hero错了还不行吗。”“哼,算你识相。”阿尔弗雷德向四周看了看,看到了远处的伦敦眼,转头对亚瑟说:“亚瑟,我们去伦敦眼看看好不好。”亚瑟别扭地说:“既然你想去,也不是不行……”“好啦亚瑟,你就别傲娇了,走吧走吧。”“你说谁傲娇呢BAKA!”快走到伦敦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停了下来,慌慌张张地说:“遭了!hero的钱包不见了!”亚瑟吃了一惊,也慌了起来:“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报警吧。”阿尔弗雷德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国家欸,在自己国家丢了钱包会想到要去报警也只有你了。hero才不会去做这么丢脸的事呢!”亚瑟急了:“那你想要怎么办,这时候还管什么呢面子啊!”“你别急,可能是刚才路上掉了。你先去排队,hero跑回去找,很快的!”说完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就跑开了。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着急忙慌的背影,叹了口气,继续往伦敦眼走去。
         眼看着快要排到队伍的顶端了,阿尔弗雷德还没回来,亚瑟开始有些着急,恨不得扭头就回去找阿尔弗雷德,但转念一想,要是阿尔弗雷德回来找不到自己可就麻烦了。于是又压下不安继续排队。亚瑟已经排到队伍顶端了,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地请亚瑟走上轿厢,亚瑟略带歉意地说:“抱歉,我还有一位朋友没来,能否再等一会儿,很快的。”工作人员微怔了一下随即又很有礼貌地说:“好的先生。那您是否可以先让您后面的人先上?”“没问题。是我耽误你们了。”亚瑟退了出来,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心里早已急得要跺脚:这个该死的阿尔弗雷德,怎么还没回来!也许是老天开眼,在亚瑟一遍又一遍的念叨下阿尔弗雷德总算回来了。隔着大老远就一边跑一边喊:“亚瑟!我找到了!”亚瑟有些不忍直视地扭过头对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已经来了。现在我们可以上去吗。”“当然可以,先生。”工作人员说完便让开了位置,亚瑟赶紧走上去免得继续丢人。过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也进来了,气喘吁吁地说:“亚瑟,让你久等了。”“哼,你也知道的久等了。我等的有多着急。”“你是在关心我吗,亚瑟。”亚瑟脸一红,不做声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他,脸上满是笑意。亚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正值夕阳西下,温暖的橙红照耀着伦敦,远处一片火烧云呈着浪漫的粉色。亚瑟看得入迷,阿尔弗雷德突然说:“呐,亚瑟,我有东西要给你。”亚瑟好奇地转头去看阿尔弗雷德,却正好被阿尔弗雷德的手遮住了眼睛。“喂,你在搞什么鬼啊。”突然被遮住视线让亚瑟有点慌张,下一秒,阿尔弗雷德将手拿开,映入亚瑟眼帘的是一大捧火红的玫瑰,阿尔弗雷德看着他,夕阳打在他的侧脸,将他的轮廓勾勒得更加温柔,却不及他如海洋般深邃的双眼那般柔情似水。“亚蒂,情人节快乐。”亚瑟愣愣地看着玫瑰,开口有些哽咽:“你是笨蛋吗。”阿尔弗雷德笑了,说:“hero是笨蛋的话,也只有笨蛋才会爱你。”“喂!”“好了好了亚蒂。”阿尔弗雷德避免亚瑟的炸毛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浪漫场景,赶紧终止了这场即将来临的争吵,他上前吻住了亚瑟。一吻结束,他轻声说:“亚瑟,我爱你。”“唔,我也是。”亚瑟小小声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