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郎马

aph/楚留香↓
极东心头白月光
辣鸡文手不定时在老福特上旋转跳跃式丢人
其实是个表情包博主

【米英】《情人节》

学艺不精 没有华丽的词藻和细腻的描写 写的时候没有想太多
第一次尝试写同人 ooc会有 算我的
看名字就知道我是个取名废orz
拖延症晚期 刚刚肝出来的
如果都没问题 欢迎阅读 以及给我建议qwq

       又到了这个虐狗的日子。
       亚瑟在每日一成不变的繁忙公务中抬起了头,看到日历上被人用红笔圈起的“14”,他愣了愣,那大大的圈在无形中已经透露出是出自哪位之手。亚瑟摇摇头,无奈地说:“幼稚。”可他自己也没从他略带宠溺的语气中看出了一点点小期待。亚瑟转念一想,他们都是国家意识体,哪来的时间谈恋爱?桌上高高堆起的公文和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无时无刻不在牵扯着他们,就算他们国力强盛,但也会有累的时候,一座座大山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亚瑟有时也会异想天开,自己要是王耀家古老传说中的愚公就好了,哪怕是自欺欺人一点一点的挖掘,只要有时间能够与阿尔弗雷德多相处就足够了。
         亚瑟回过神,自嘲地摇了摇头,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了,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嘿,亚瑟!别埋头苦干了,跟hero一起出去玩吧!”亚瑟翻了个白眼,想也不想就回绝:“BAKA!我才不要跟你出去撒野。再说了,你怎么这么闲,你们家这么多事情不用处理吗?你那个上司能允许你抛下公务满世界乱窜?”“嘿!嘿!嘿!亚瑟,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阿尔弗雷德一脸不可置信。“什…什么日子?谁会关注今天是什么日子啊BAKA!”亚瑟不自在地别过头,不想让阿尔弗雷德看到自己突然发红的脸颊。“亚瑟,你可真是个老古董啊。你连情人节都不知道吗?hero明明在你办公桌的日历上圈起来了!”“喂!你说谁是老古董呢!”亚瑟恼羞成怒地扭头,看着眼前这个超级大国。阿尔弗雷德眯起眼,忍不住笑了:“亚蒂你可真是不诚实呢,你明明都脸红了。”“谁…谁脸红了!”亚瑟赶紧又把头转向一边。阿尔弗雷德可不给他机会,伸手捏起亚瑟的下巴:“嗯?那我再仔细看看。”两人的距离徒然拉近吓了亚瑟一跳,看着阿尔弗雷德有些愈来愈近的趋势,他慌张地开始挣扎:“喂!别突然间靠的这么近啊BAKA!”阿尔弗雷德坏笑了一下:“亚蒂,你又不诚实了。我看你明明很期待呢。”“谁…谁期待了!”亚瑟别扭地说。“哦?我觉得,你应该在期待这个。”说完阿尔弗雷德便吻上了那口不对心的嘴。亚瑟吓得瞪大了双眼,拍打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唔……这可是……唔……可是在办……办公室啊……”阿尔弗雷德按住了亚瑟不安分的两只手,温柔地不给他抗拒。“亚蒂。”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看着亚瑟的双眼,右手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亚瑟略带着水光的嘴唇:“这个时候,只能想着我。”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湛蓝似海洋的双眸,莫名陷了进去,这可是,他的爱人啊。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安静了下来,又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直到亚瑟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才放开。“呐,亚蒂,现在要不要跟我过节呢?”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瞬,点了点头。
         走在伦敦的街头,处处都是卖着玫瑰花的人。路过的情侣手挽着手,捧着玫瑰的女孩脸上洋溢着被爱的幸福。亚瑟看着女孩,不由得心生羡慕。阿尔弗雷德顺着亚瑟的目光看了过去,心中了然,凑到亚瑟耳边悄声说:“亚瑟,你想要吗?”被戳中心事的亚瑟吓得一激灵,生硬地拒绝:“谁会想要啊,这种幼稚又无聊的东西。”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脸上的强装镇定,感到有些好笑,嘴上却应着:“好好好,你可真是个老古董。”眼看着亚瑟又要炸毛,阿尔弗雷德连忙举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hero错了还不行吗。”“哼,算你识相。”阿尔弗雷德向四周看了看,看到了远处的伦敦眼,转头对亚瑟说:“亚瑟,我们去伦敦眼看看好不好。”亚瑟别扭地说:“既然你想去,也不是不行……”“好啦亚瑟,你就别傲娇了,走吧走吧。”“你说谁傲娇呢BAKA!”快走到伦敦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停了下来,慌慌张张地说:“遭了!hero的钱包不见了!”亚瑟吃了一惊,也慌了起来:“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报警吧。”阿尔弗雷德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你别忘了我们可是国家欸,在自己国家丢了钱包会想到要去报警也只有你了。hero才不会去做这么丢脸的事呢!”亚瑟急了:“那你想要怎么办,这时候还管什么呢面子啊!”“你别急,可能是刚才路上掉了。你先去排队,hero跑回去找,很快的!”说完阿尔弗雷德转过身就跑开了。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着急忙慌的背影,叹了口气,继续往伦敦眼走去。
         眼看着快要排到队伍的顶端了,阿尔弗雷德还没回来,亚瑟开始有些着急,恨不得扭头就回去找阿尔弗雷德,但转念一想,要是阿尔弗雷德回来找不到自己可就麻烦了。于是又压下不安继续排队。亚瑟已经排到队伍顶端了,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地请亚瑟走上轿厢,亚瑟略带歉意地说:“抱歉,我还有一位朋友没来,能否再等一会儿,很快的。”工作人员微怔了一下随即又很有礼貌地说:“好的先生。那您是否可以先让您后面的人先上?”“没问题。是我耽误你们了。”亚瑟退了出来,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心里早已急得要跺脚:这个该死的阿尔弗雷德,怎么还没回来!也许是老天开眼,在亚瑟一遍又一遍的念叨下阿尔弗雷德总算回来了。隔着大老远就一边跑一边喊:“亚瑟!我找到了!”亚瑟有些不忍直视地扭过头对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朋友已经来了。现在我们可以上去吗。”“当然可以,先生。”工作人员说完便让开了位置,亚瑟赶紧走上去免得继续丢人。过了一会儿阿尔弗雷德也进来了,气喘吁吁地说:“亚瑟,让你久等了。”“哼,你也知道的久等了。我等的有多着急。”“你是在关心我吗,亚瑟。”亚瑟脸一红,不做声了。阿尔弗雷德看着他,脸上满是笑意。亚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正值夕阳西下,温暖的橙红照耀着伦敦,远处一片火烧云呈着浪漫的粉色。亚瑟看得入迷,阿尔弗雷德突然说:“呐,亚瑟,我有东西要给你。”亚瑟好奇地转头去看阿尔弗雷德,却正好被阿尔弗雷德的手遮住了眼睛。“喂,你在搞什么鬼啊。”突然被遮住视线让亚瑟有点慌张,下一秒,阿尔弗雷德将手拿开,映入亚瑟眼帘的是一大捧火红的玫瑰,阿尔弗雷德看着他,夕阳打在他的侧脸,将他的轮廓勾勒得更加温柔,却不及他如海洋般深邃的双眼那般柔情似水。“亚蒂,情人节快乐。”亚瑟愣愣地看着玫瑰,开口有些哽咽:“你是笨蛋吗。”阿尔弗雷德笑了,说:“hero是笨蛋的话,也只有笨蛋才会爱你。”“喂!”“好了好了亚蒂。”阿尔弗雷德避免亚瑟的炸毛破坏这来之不易的浪漫场景,赶紧终止了这场即将来临的争吵,他上前吻住了亚瑟。一吻结束,他轻声说:“亚瑟,我爱你。”“唔,我也是。”亚瑟小小声地说。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