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郎马

aph/楚留香↓
极东心头白月光
辣鸡文手不定时在老福特上旋转跳跃式丢人
其实是个表情包博主

【APH/王耀】新年快乐

因为本人拖延症晚期 依然是刚刚肝出来的,赶在零点发出 大家新年快乐!
ooc依然会有 还是算我的
爽文 极东非腐向 轻微味音痴
一切ok的话 欢迎阅读 以及给我建议qwq

        大年三十的早晨依然是寒风凛冽,吹得人只能蜷缩成一团。当然,这一天全国人民都团圆着,自然也是不会有人这么冷的天抛开家人在外面吹风瞎跑。
       “今年还是这么冷呢阿鲁。”王耀脸贴着窗户,随着他嘴张开的同时一股白雾也出现在玻璃上,他伸出手指在窗上熟练的写着什么,一看,正是一个“福”。“对啊对啊,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小香他们会不会回来。啊呀不回来也好,这样省的我忙前忙后阿鲁。”Gitty在王耀身后喋喋不休。王耀有点恼怒的回过头:“哎呀!你可别瞎说阿鲁!除夕这么重要的节日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回来阿鲁!”Gitty愣了一下,连忙笑着说:“不至于这么生气吧,我…只是开个玩笑阿鲁。”接着又小声说了一句:“谁让你叫我连个故乡都没的回阿鲁。”王耀瞪了他一眼:“你嘟囔什么呢阿鲁。”“没,没有。呵呵。”Gitty干笑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在他们回来前准备点什么?”王耀果然被吸引去了注意力:“哎呀!你不早点说,我要赶紧去做饭了阿鲁。”看着王耀火急火燎向厨房跑去的背影,Gitty心情复杂地看着手机上湾娘的一则消息:麻烦Gitty先生转告一下老师,今年我就不回去了。“唉。”Gitty叹了一口气,这帮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夜色笼罩的泰晤士河旁,一位沙金色头发的男子握着手机祖母绿的眼眸闪着兴奋的亮光,语气里带着点小得意地说:“喂王耀,今天是不是你们国家的除夕来着,我可是记的很清楚的呢。”刚煲上汤的王耀接到了电话后笑了笑说:“是啊,亚瑟你记性可真好阿鲁。”说完在电话这头翻了个白眼。电话那头的亚瑟浑然不觉,听完王耀这句话后得意到鼻子都要翘起来了:“哼,大英帝国可是无所不能的!”王耀无奈地说:“英/国,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展现你记忆力有多好吗?”亚瑟这才想起来正事,说:“当然不止这点小事了。我想问问你要不要我跨过亚欧大陆去陪你过除夕。当然!只是我正好今天很无聊,你也知道的我们西方国家可都没有除夕这个传统节日。所以,只是我想免得你老人家除夕一个人守岁而已!”“啊,这就不用了阿鲁。”王耀笑了笑,这个曾经的同盟朋友可真是傲娇得不行,“小香他们今天都会回来的,我不会是一个人的放心吧阿鲁。”“小香他们…会回去?”亚瑟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是啊,早在1997年小香就不是他的弟弟了。他也不再是昔日那个日不落帝国了。王耀察觉到了亚瑟的情绪,还没等他说出口,亚瑟哑着嗓子,别扭地说:“王耀,那年,对不起了。”王耀怔住了,沉默了一下才说:“没事,都过去了。”
       挂掉了亚瑟的电话后,王耀看着灶上咕嘟咕嘟滚着的汤,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总感觉会有些事情发生。随即他又甩了甩头,自嘲道:“瞎想些什么呢阿鲁,今天可是重要的日子,不能想这些不吉利的。”还没等他自我缓解,手机又响起来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阿尔弗雷德”便翻了个白眼,嘟哝着:“这夫妻俩是约好了来轰炸我的吗。”刚接起电话对面便开始咋咋呼呼:“喂!王耀!听说对面那边已经是你们家的除夕了,hero特意打电话来给你送祝福的!”王耀无奈地扶额:“是啊是啊。话说你跟亚瑟是约好了来祝贺的吗?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还钱阿鲁!”“这个……嘿你也知道的,我们家这位首领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啊。”还没等王耀回话,那边又开始吵了起来:“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亚瑟他也打电话给你了?!”“你反射弧什么时候变这么长了啊。”王耀有些无奈。“什么嘛!亚瑟竟然比我还快,伦敦那边可是凌晨欸,他也真是不困。”阿尔弗雷德有些不满,“他这么晚了还不睡怎么行!hero可要去催他睡觉才行。”王耀张了张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脸“这货打电话来真的是给我祝贺的吗卧槽我怎么感觉我又被小年轻强行塞了一嘴狗粮”。阿尔弗雷德也不等王耀的回话,匆匆说了句:“先这样了啊,hero祝你除夕快乐!”“喂等等,还钱的事还没说清楚呢阿鲁!”听着手机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王耀险些气得要摔了手机。
        接下来的一天内,王耀接到了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送来的祝福,也是难为那些个自家处于凌晨还要送祝福的人了。弗朗西斯还是一如既往地R80:“呐呐可爱的王耀,你的除夕夜要不要欧尼桑暖床呢。”王耀一脸眉毛的拒绝了:“不。”“哎呀呀,你这是在不相信欧尼桑的技术吗。”“……”弗朗西斯见王耀沉默了,赶紧试图挽回:“王耀,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经逗,欧尼桑只是在开玩笑啦。除夕快乐哦耀~”“听出来了……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了阿鲁。”
       夜幕降临,小香和濠镜都赶了回来,王耀看着弟弟们又露出了“弟控の微笑”。但是左等右等,迟迟等不到湾娘,王耀站在门口伸长脖子望着胡同口,有些焦急。Gitty略带犹豫地上前拍了拍王耀的肩,说:“王耀,那什么……湾娘今早就发消息给我了,她……今年不回来了阿鲁。”王耀愣住了,Gitty看着王耀的脸,心里有些不忍,赶紧解释:“我今天早上看你挺高兴的,就没忍心……”“好了Gitty。”没等Gitty解释完,王耀便出声打断了他:“没事的,你不用解释了。”王耀扯了个僵硬的笑。气氛正有些低沉,王耀强打起精神说:“哎呀!既然这样我们就开饭吧,我准备了一天呢阿鲁。”说着就跑进了厨房端菜。濠镜看着王耀有些跌跌撞撞地背影,不放心地问Gitty:“Gitty先生,刚才你和老师说了什么?”“啊,没什么。”Gitty回过神来,“只是湾娘今年又不回来过年而已。”小香在一旁听见了,忍不住出声道:“湾娘为什么又不回来啊?她不知道老师有多期待吗。”“行了小香,先高高兴兴吃顿年夜饭吧。”濠镜打断了他。小香有些生气地看着他,他只能装作看不见。
    小香和濠镜陪着王耀吃完了年夜饭,一起看着自家的春晚,象征性地跟着小品笑两声,刷刷微博上新鲜出炉的春晚段子。快要到十二点了,王耀笑着从身后掏出两个厚厚的红包,递给小香和濠镜:“来来来,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快长快大阿鲁。”“老师,我们已经很大了。”小香有些无奈的说。“没事,在我眼里你们都是小屁孩阿鲁。”
       春晚里的几个主持人开始充满激情地倒计时,远处也传来了烟花的声音,王耀说:“来!一起出去放烟火吧!”零点的钟声响起,看着天边绚丽的烟火,王耀心生感慨:一年又过去了阿鲁。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小菊打来的:“新年快乐,nini。”王耀笑了:“新年快乐,小菊。”“耀君。”“嗯?”“三十的晚上鞭炮再响也没有我想你那么想。”

新年快乐,各位。写到后面已经准备零点了所以结尾异常的仓促,刚刚又补了一两句。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忘了写伊万!我……实在是太急了所以……轴三也没出现。这件事告诉我们千万别给自己挖坑然后还是拖延症晚期。

评论

热度(6)